坐到木马上粗长的一根:解锁了很多新的姿势

分类: 作文
1,883 人气 / 0 评论 / 2020-3-25 发布
Author:

以往那个温和敦厚的弟弟仿佛变成了恶魔,让老刘心寒无比。

老刘哆嗦着把自己的钱包拿了出来。

他虽然瞎,却也在年轻的时候做过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再加上爸妈留下来的一部分遗产,老刘也算是小有积蓄。

但是,他现在不准备要了。

顺子,从今往后,我没你这个弟弟!老刘怒吼着,把钱包里的银行卡拿了出来,密码你知道,这些钱就当我偿还你照顾我这几年的情义,现在,你滚吧!

刘顺被那张银行卡当头砸了一下,却只是犹豫了一瞬,就从地上把它捡了起来。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青红不定,额头上满是暴起的青筋,半晌,刘顺终于抬起头红着眼睛看向了老刘。

我还不想有你这个哥呢,刘顺咬牙切齿地看着老刘,一个瞎子哥哥,你以为我这么多年不觉得丢人?!更何况咋两本来就不是亲生的,你该滚哪儿滚哪儿去,以后也别来我家了!

刘顺!宋苒尖叫着,忽然用力把一旁的提包摔到了刘顺身上,你还是人么!

她原本还因为刘顺的话愣了那么一会,可是刘顺和老刘的对话一下就提醒了她。

她何必要感到伤心和难过呢?现在的刘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他赌博借了高利贷这种事,是不可能算作夫妻共同债务的,宋苒好歹也是大学毕业,这点道理她也差不多明白。

只要联系律师就可以了,宋苒的手颤抖着,一直把刘顺赶到门外去,才狠狠地拍上了门。

刘顺大约也是知道自己理亏,虽然叫嚣了几句,却没敢跟宋苒动手,只是一个劲的威胁着宋苒。

这让宋苒更伤心了。

他们这么多年夫妻,就算是养条狗都养出感情来了,谁会想到,刘顺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看着宋冉气得直哆嗦的模样,老刘也很无奈,却做不了什么。

宋苒也没管现在是几点,把刘顺弄出去以后就拿出手机来拨了几个电话。

老刘只能保持安静,听着宋苒打电话给朋友们找靠谱的律师,又跟律师咨询这种情况下离婚的相关问题。

一直等到宋苒打完电话,老刘才开了口:小苒,你要不先找个地方休息吧?跟我一起在医院待着也不是回事,反正明天我就能办出院手续了。

今天他一直没有醒来,不好占着急诊的病床,宋苒就索性给他办了住院手续,把老刘放在了这间外科病房。

宋苒已经很累了,闻言,也只是眼皮都没抬地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那我找个朋友去她家住一晚,哥,你打算怎么办?虽然你能看得见了,可是眼睛刚刚复明,怎么也得有钱去找宋医生看看。你不该把那钱给刘顺的。

老刘安慰似的拍了拍宋苒放在病床上的手:没事,我有手有脚又能看得见东西了,无论如何都饿不死,你照顾好自己就行。等明天出院,我就回家收拾东西出去住。

宋苒眼中仍然饱含着泪水,听到老刘的话,又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刘顺他,怎么就能做那种事呢?宋苒说着,还不住地摇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老刘虽然很想赞同宋苒的话,却不得不承认,刘顺变成这样,可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听刘顺那些话的意思,显然是积怨已久,甚至有可能以前追求宋苒时的温柔体贴也不过是装出来的。

只不过,刘顺装的格外久。

宋苒家境不错,因为和刘顺在一起还和家里闹了些不愉快,但宋苒到底也不是什么眼界低的人,老刘也相信,宋苒绝对能处理好这件事。

只看宋苒找律师那火速的动作就知道了。

如果是以前,老刘绝对会安慰刘顺,想办法和刘顺一起承担这些债务。

可是,当刘顺自己选择了揭破他们之间那原本温馨又有爱的亲情有多岌岌可危,他就不会再把那个人当做自己的弟弟了。

那笔积蓄,已经是老刘能为刘顺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看着伏在自己膝上哭个不停的宋苒,老刘伸出手去,摸了摸她柔软的发梢:总有办法的,小苒,离婚了就好了,别难过了。你这么好的人,又这么好看,何愁找不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呢?

宋苒僵了一下,半晌才缓缓抬起了头来,一双兔子似的红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老刘:哥,那你呢?

一句话出口,宋苒才发觉自己刚才的话有多引人遐想,脸颊连带着耳根顿时火烧火燎起来:我先走了,哥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再过来接你回家。

宋苒说着,就拎起了包往后退了几步。

老刘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闷声道:我有钥匙,明天你有事自己去做就好了,不用管我。等我拿完了东西,就把钥匙放在玄关上。

也好,那我明天就直接去见律师了,宋苒拿出纸巾来擦了擦眼泪,便往外走去,哥你好好休息,住院费我都交过了,证件都在你钱包里。

看着宋苒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门外,病房门也被关上,老刘彻底泄了气。

这样的变故来的太突然,白天那些人的话仿佛还在耳边似的。

如果刘顺明天还不上钱会怎么样呢?宋苒呢,她会不会被连累?

这些问题都让老刘揪心不已,可另一方面,他也在发愁。

自从住在刘顺家以后,老刘就默认了以后可能都会和自己的弟弟相互扶持一直到老,哪里有想过,如果不能继续在刘顺家住,他又该去哪里呢?

老刘又重重地叹了口气,满脑子乱麻,怎么理都理不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刘终于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天蒙蒙亮,老刘起床洗漱了一番,终于等到医生上班,便赶紧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从医院出来,老刘就直接坐公交去了比刘顺家还要往城市外缘的区域。

虽然算不得市郊,却也已经足够偏远。

这样的地方,房租要比市里便宜很多。

老刘也没有找房屋中介,找了一个看着还算整洁的老式小区,就钻了进去。

门口没有保安,老刘径直走到了一栋楼下的阴凉处,那里有几个正在筛豆子的婆婆。

大姐,劳驾,我想打听打听,您知不知道有哪家邻居想把房子租出去的?老刘弓着腰,笑眯眯地问道。

哟,那你可来巧了,东二楼林花儿家的房子要出租的!

真是赶巧了,我给林花儿打个电话?

那可不行,得先问清楚了再说。

几个婆婆三言两语,便有代表站了出来:你想租个多大的房子啊?我们这老小区房子可小,两居室的房子,胜在房租不高,你要是愿意租,我们就帮你给房东打电话。

老刘满脸喜色,连忙应了。

他身上还有之前做人体模特放在身上的现金,租个房子是够了。

这个小区离刘顺家不算太远,交通也还方便,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在几位婆婆的帮助下,老刘很快就找到了房东,见房子确实还不错,他就立刻定了下来,和房东签了合同。

唯一需要发愁的就是,交完房租和押金以后,他身上的现金就几乎要告罄了。

回到刘顺家的时候,刘顺不在,宋苒也是一样。

老刘的东西不多,也就是一些衣服和日用品而已。

他在楼下的小卖部买了一个挺大的行李袋,就把自己的东西全收了进去。

最后,把钥匙放在玄关上的时候,老刘也觉得鼻子一酸。

他不是不难过,可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就算再纠结再难过又有什么用呢?

终归,刘顺已经变成了这样。

那么多年的兄弟就要成了陌路人,刘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

出门的时候,老刘撞上了刚从隔壁出来的张若澜。

张若澜也红着眼睛,手里只拿着手机,不知道是要去做什么。

老刘?看到老刘提着一大包行李,她有些吃惊,你要搬出去了?

那不然呢?老刘舔了舔干涩的上颚,无奈道,离得不远,但是这个家,确实住不下去了。

你租房子了?张若澜理解地点了点头,也好。

说完,她好像感觉到自己和老刘离得太近了,稍有些尴尬,却没有动作,只是率先走进了刚到的电梯。

那你现在住在哪儿?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张若澜便找出了话头来,好让自己脸上的温度不要那么高。

老刘便装作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又说了自己现在的地址。

你呢?这是要去干什么。老刘有些疑惑。

张若澜是从自己家出来的,她一贯都是一个人待在家里,怎么也是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呢

Tags:
2 + 赞
相关资源:
  • 侯府诱春 全文阅读,小东西别夹这么紧
    侯府诱春 全文阅读,小东西别夹这么紧
    2022-2-88
  • 听了会湿的女喘声音,轮乱小说
    听了会湿的女喘声音,轮乱小说
    2022-1-176
  • 玉蒲团之极乐宝鉴,乱欲狂性爱过程
    玉蒲团之极乐宝鉴,乱欲狂性爱过程
    2022-1-122
  • 赵氏嫡女np全文&在乡下睡了小姪女
    赵氏嫡女np全文&在乡下睡了小姪女
    2022-1-1120
  • 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灵犀公主结局板子打臀缝
    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灵犀公主结局板子打臀缝
    2021-12-285
  • 带着哭腔带玉带玉势惩罚&尤物女生里面分为上下两层
    带着哭腔带玉带玉势惩罚&尤物女生里面分为上下两层
    2021-12-289
  • 乳胶衣拘束震动束缚导尿,坐在学长腰上动高H
    乳胶衣拘束震动束缚导尿,坐在学长腰上动高H
    2021-12-1816
  • 又黄又好看乡村小说,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又黄又好看乡村小说,舌头钻到花唇裂缝中滑动
    2021-12-1713
  • 帮mm解脱睡衣,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
    帮mm解脱睡衣,欲求不满放荡的女老板bd中文
    2021-12-1010
  • 银瓶梅 小说,玩弄已婚人妇做爰小说
    银瓶梅 小说,玩弄已婚人妇做爰小说
    2021-12-616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