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放荡女友小_武则天下面又大又深去看

分类: 短文
1,545 人气 / 0 评论 / 2020-3-18 发布
Author:

赶紧收手站起来,手足无措。

双手背在背后,像是做错事的小孩。

我我没有我真没有干什么

我吓得要命,眼泪都要狂飙了。

这个时候的月姨却是那么迷人。

她光着双脚从洗手间走出来,身上只裹着一件大浴巾,只裹住她的胸腹还有小半截大腿。不管是胸还是结实的大腿,都冒出一大部分。细嫩的皮肤上,还沾着一些水珠。这一切,都那么迷人。

月姨气呼呼走了过来,指着她的罩罩说:你刚才抓它干嘛?有毛病是吧?你这小脑袋瓜子!说着,她一抬手就朝我头上拍过来。

她很恼火,但就因为这手势,一下子没注意,浴巾哗啦啦滑下来。

里头啥都没有。

我看呆了。

她也吓了一大跳,赶紧俯身捡起浴巾。

她还惊慌地喊:你看什么看!王亮堂你真的是太过分了。不准你这么看我看看你那眼珠子。真想把它们挖掉!

我这么听着也是羞辱难当,并不是因为月姨的话,而是痛恨自己为什么老是对她产生肮脏的想法。为什么刚才要抓她的罩罩?我猛然一扭身,就朝外边走去。

走到客厅里,我深深做了个深呼吸。还是心乱如麻。

但已经有了决定,我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不是我不想呆下去,是月姨一定不会再让我待下去。

与其她赶我,不如我自动自赶紧走人。

我走进只住了三四晚的一间客房,这房间不大,却是我住过最好的房间。可惜,很快就要这么走人了。我收拾了东西,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只有几件简单的衣物。

走出客厅,打开房门就要走人,后边却传来月姨的声音。

喂,你等一等!

我扭头一看,看见月姨换上了一件短袖睡裙。

走过来的时候,上半身跌跌荡荡,明显里边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总是这么迷人这么性感,让我无法自禁。

我一颗少男心啊

她走到我面前:你要去哪?

我低着头说:我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反正我还是离开这里好了,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就不要你赶我了。

说完这句话,好久没听到回应。

我抬头一看,看见月姨一张憋笑的脸。

她突然抬起一只柔软的巴掌,在我脸上推来推去。

她娇嗔说:你这个臭小子,你要是离开了我这,去哪住?身上都没钱了对不对?找了好几天工作都没找到!还是继续在这住。我啊,可以理解你这十七八岁的血气方刚,难免会对我有这样那样的想法,这有啥好走的?

她说的话,就像是柔和的涓涓细流,一点点流进我心里。

我开头也有点吃惊,不过转念一想,这很正常,你自己想通了就好!行了,留下来吧。赶紧去做饭,我都饿了!

她用力把我一拉,让我差点摔进她怀抱,肩膀碰到那很弹的肉球球。

她脸一红,稍微闪身,把门也关上。

我有些纳闷:月姨你真的不生气,我刚才那么做,我觉得我很猥琐

是很猥琐!

月姨很快确定这一点,又伸手在我鼻子上用力一捏,我疼得泪水流出来。

她接着说:可你猥琐得可爱,做饭去吧!

她冲着我抬起一只脚丫子。

我在想这要干嘛呢,她就朝我屁股上踹一下。

一股温暖的感觉涌动全身心。我赶紧就去做饭菜。

说真的,我厨艺挺不错,在家里就经常我做饭做菜。镇上读大专,还有不少同学把我叫去他们家下厨,说要尝我的手艺。这几天,月姨吃我做的饭也吃得很适应,没到赞不绝口那种地步吧,也吃得津津有味,让我看着心里头很舒服。

吃饭的时候,月姨忽然问出一句:亮堂,你抓着我的那个揉来揉去的时候,感觉是怎么样的?她看着我,脸上还露出好奇的神情。

我差点喷出了一口饭,好不容易才咽下去,直咳嗽。

我很难为情地说:月姨你就别扯这件事情了行不行?我保证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这是我人生的污点,就不要再提了!

说到后来我都带着哀求了。

月姨却不以为然,还在那咯咯直笑。

她说:当时我一出去,看见你跪在床边抓它玩,我还真的挺生气!但是现在想想你那如痴如醉的样子,我觉得很搞笑哦。

我快要哭了。

月姨看见我这样,赶紧安慰:行了行了,不逗你了,不说这件事了行不行?你也不要把它放在心上,我可不觉得这是你人生的污点,最多就是一个笑点。

我!

继续想哭

月姨换了一个话题,脸色变得严肃。

········

第004章 给你介绍一个活

········

这几天你都没找到合适的活,加上你身板就比较瘦弱,要去干那些重体力的,或者进厂做什么的,说老实话我也不放心。

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涌荡一股暖流。

月姨对我真好。

接着就听她继续说:我考虑了几天,决定给你介绍一个活。这个活,肯定是你喜欢的,但是!第一,你可能要突破一些心理障碍;第二,你必须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

她这么一讲,我心里涌出一个大谜团。

怎么就说得神秘兮兮的?

我赶紧问:月姨,这是什么活啊?

月姨笑眯眯:对你们男人来说,肯定是一个好活,但在干的过程当中,不准有任何的歪心邪念。这个放到以后再说吧,现在也不是你想干就干,还得经过培训期,如果过不了,那还得麻烦你去外边找活!如果过了培训期,我保管你月收入不会低过五千块块钱!

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好事。

月薪五千呀!

我爸妈在乡下靠天要饭靠地讨食。一年也赚不到两万块钱。

这里是三线城市,我也知道平均工资也就3三千块钱上下。

我这五千块要翻出一倍来了!

什么活儿这么好?

我眼巴巴看着月姨。

她也看出了我心思,笑眯眯地说:不急,明天我给你一样东西,培训开始。

我好奇:月姨,你要给我什么东西?

月姨不知道为什么,脸有点红。

她说:瞎问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点点头,忽然间感觉有点不大对劲,腿上好像多了一个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顿时心跳如鼓。

原来月姨把她一只纤秀的脚丫子架在我腿上,脚心还冲我这边。

我看着挺想去抓一把的。

月姨居然把脚架到我腿上!

对这,我可是有点经验的,在电视上和电影里看多了,一个女的要是喜欢某男或想挑逗他,就会趁吃饭的时候,用脚在他腿上拨来拨去。

难道月姨喜欢我?

我抬头看她。

月姨一瞪眼:怎么着,我这想伸直腿舒服一点,你不让?

我赶紧点头:让让让,只要月姨你喜欢就好!

吃完饭,我忍不住大着胆子抓住了女人那只脚丫子。绵软绵软的,跟少女的没什么两样,非常光滑。我捏着她的脚趾头,捏得她很舒服地哼唧起来。

那种声音令我听得面红耳赤,不住地产生一阵冲动。

但我还是凭着刚强的意志把它压下去。

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能够抵挡多长时间。

第二天,月姨出去了,让我就呆在家里别再去找工作,好好休息,下午开始培训。

我问:就在家里培训吗?

她斩钉截铁:就在家里培训!

话说回来,这好几天我都还不知道月姨是干什么的。有时候她会睡到很晚,到了中午都还不起床,有时候又一大早起床就跑了出去。

我至少知道他她喜欢健身,隔两天就会去一次健身馆。她看我身子单薄,说过好几次让我跟她一起健身。不过,这几天我都忙着找工作,急于减轻父母负担,哪有这心思。

月姨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到了中午都还不见人,我自己煮了碗面条吃,然后午睡。迷迷糊糊的,忽然,屁股被打了一下,疼得我顿时睁开眼。

揉着屁股,看见月姨亭亭玉立地站我床边。

她冲着我说:你这小子倒是睡得挺舒服的,起来培训了。

她换上了一套睡衣,粉红色的,半透明还挺露。

这让我简直要发疯了。

月姨回到家,换上睡衣后就喜欢这样干。

她不知道这样会让我受不了?

她把我拉起来,指着旁边书桌上的一个东西,带着某种诡异的神情说:那个就是给你培训的道具。

那个东西好像是长方形的,被一块黑布盖着,隆起两团。

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感觉这好像是女人身上的某个部位,所以我下意识扭头朝月姨的上半身看一眼,结果就被她把脑袋拍到另一边。

她娇嗔:看什么看,小色鬼!赶紧去把那黑布掀开了,你就知道什么道具。

说到这,月姨已经憋不住笑意,脸上又好红。

我好奇地走过去,掀开黑布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哇,这是什么东西呀?这不是这不是

一下子,我脸上一阵阵发烫。

········

第005章 神奇诱人的道具

········

这就尴尬了

我看到的还真是女人的胸,光脱脱的!

其实这是模型,只有女人的胸,但非常逼真。

这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

我伸出手指捅了一下,还挺有弹性。

这好像是硅胶?

我不好意思,扭头看向月姨,问她这是做什么的。

不跟你说了吗?这是道具!你培训的道具!

月姨说着,就变出几张纸塞到我手里。

她说:你照着这个学习。今明两天哪里都别去,好好学!我给你一天时间,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再来检验结果!

我打开那几张纸一看,顿时有点傻眼。

这居然是胸部按摩教程,大概有十来个手法,还有图形给你看,细致地教你怎么推拿。我懵了,傻乎乎看着月姨。

我我为什么要学这个呀?学这个有什么用?

月姨却是一脸让我便秘的神秘笑容。

就不告诉你,你好好学,你真的有这天分和本事,我才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她在我肩膀上轻轻一拍,扭身就走了出去,把房门关上。

我傻乎乎看着书桌上那不可言传的东西。从头到脚都懵逼。

过了一会儿,我吞了口口水,伸出双手去抓那东西。

这抓起来好像跟真实的手感差不多

不过说这话等于放屁,我还没抓过女人的这种东西呢!

但不管怎么样,抓着好像很过瘾,这假的东西比月姨的好像还要大那么一丢丢。我越抓越过瘾,甚至用手指头去拨弄那顶端的小东西。使劲玩了好一会儿,拿起旁边那几张纸。虽然还是满头雾水。但想到每个月能赚五千块,我决定好好学习!

搞不明白这到底咋回事,但按月姨说的做没错。

接着我就按照这培训教程,在那两团绵软的庞然大物上捏来捏去。

说实话,开头还捏得挺过瘾,脑子出现一个猥琐的念头,不知不觉居然把它当作月姨的罪恶感油然而生,但我无法控制。

甚至还想,要这一对宝贝是真的该多好,真的是月姨的该多好!

想着,我都感到裤子撑得厉害。

不过到了后来,理智还是战胜邪恶。我不断提醒自己,这些都是假的东西,可千万不要为它走火入魔。又不真的是月姨的,我还是好好学习这推拿术。没准,以后还真的能在月姨的那个地方真刀实枪地操练。

所以这不知不觉,我完全陷进学习的热潮当中。

甚至连月姨什么时候进来的,我都不知道。

我就忽然感觉,好像有人看着我。抬起头来,就看见月姨站在旁边,双手抱胸,笑眯眯看着我。她这动作可真让我受不了,耸立得高高的那地方被她双臂托着。

她发现我发现了她,就敲敲桌面,赞许地说:不错嘛,这都练了两个小时了,看你的手法也熟悉起来了。不过,光熟悉还不够,熟能生巧,要练出一种巧妙,要用柔力。你知道什么叫做柔力吗?

我摇了摇头,她就说:你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顿时我心跳如鼓。咕嘟一声吞了口水,不知道该不该脱。

月姨娇嗔:我又不会把你吃掉,让你脱你就脱!我这是教你进一步的技巧!

我立刻脱了,冒出上半身。

月姨轻轻走过来,她那汹涌的上半身还微微颤抖,让我看得目眩神迷。

走到我面前,她伸出一只手,按在我左胸上。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紧张无比,心脏跳得好像是打鼓。

月姨笑盈盈地说:不要紧张,放松下来。小伙子,你可真的是要加强锻炼呢,看看这都没什么肉。以后记住了,每天早上起来先做五十个俯卧撑,还要用手指撑!

我直点头。

月姨扑哧一笑,松了手,但紧接着我就打了一个更大的激灵。

不知道她有意还是无意,指头居然在我胸上的那个小点上勾了一下。

一股电麻感,几乎要把我给电晕,这种感觉充满美好。

接着,月姨就把她两只纤秀温暖的巴掌按在我胸膛上,轻轻捏着。

我这才发现,她不像别的美女一样喜欢留长指甲,都剪得光秃秃,但因为她手指纤细修长,看上去也非常漂亮。

她轻轻说:你闭上眼睛,慢慢感受。

我就闭眼,感觉她手指在我两块小得可怜的胸肌上捏来捏去,像弹钢琴,捏得我非常舒服。耳边又传来她那呢喃声,不断指点我。

月姨的声音就这样,像百灵鸟般在我的耳朵里盘旋,让我越听越舒服。

再加上她手指在我胸膛上的揉动,让我更如梦似幻。

忽然,她两只手拿开了,接着啪一声,我胸膛被打一下,火辣辣疼。

········

第006章 月姨教我按

········

我赶紧张开眼。月姨那张艳丽无比的脸蛋,不单单跳入我眼帘,还闯入我心房。

刹那间,我真有一种爱情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

我不可能爱上一个大我十几岁的女人!

何况她还是东叔的老婆。

她抬起细白的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刚才。我教你的那些,你领会了没有?不要傻乎乎看着我!

我赶紧点头,有点心虚。

月姨接着说:那行,你再操练一下,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掌握了。要是没掌握,我可告诉你,明天不给你饭吃!

这一颦一笑,都充满了妩媚的劲儿,深深魅惑我,让我有些头晕脑胀,下意识一点头。又看见她挺着的胸,鬼使神差地就伸手抓过去。

刚才还满脸严肃的月姨,顿时有些傻眼,脸上凝滞。

我忽然回过神来,这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我该不该这样抓着月姨的

但是抓着就不想放怎么办?

很快,啪一声!

手就月姨给打开了,手臂跟胸膛一样都火辣辣疼。

月姨赶紧后退两步,怒道:你干什么呢?

我心虚地赶紧解释:月姨,你不是让我让我再操练一下吗?

月姨用力戳着旁边书桌上的那个硅胶玩意儿,大声说:我是让你在那上面操练,谁让你抓我这里了?

她的语气可凶了,吓得我额头上直冒冷汗。

她又喝道:还不松手!

我赶紧抽回手,立刻走到书桌边,继续在那个玩意儿上揉来揉去。

我闭上眼,尽量感受月姨之前在我胸膛上按的那种情景。

大概过了七八分钟,耳边又传来月姨的声音。

不错,看来你还挺有天分,学得也挺认真,可以,休息吧,明天继续!

我睁开眼,就看见月姨扭着她那挺翘无比的粉臀走到外边,砰一声把门关上。

我抬起双手,努力感受着刚才抓住月姨胸时的美妙。

这比抓硅胶是完全不一样的。

温暖、绵软、弹手

那种手感,让我一整晚都没怎么睡好。

第二天我哪里都没去,继续在那硅胶胸脯上边奋斗。

虽然我不知道月姨让我练这种推拿干嘛,光给胸推有什么意思?人家推拿不都是从头推到脚的吗?但我知道的就是,月姨要让我这么干。我要是做好了,她会很高兴,这就足够。

这一晚,月姨再次进到我房间,检查我的学习成绩。

她比昨晚满意很多。

不错,你对柔力的掌握有了四五分火候了,练了一两天就这么熟练,我很高兴,不过有些手法还是不够正确,而且还要注意一些穴位

说到这,她走到我背后,居然从后边抱住了我!

顿时,我像是陷入温柔海。

我浑身战栗,感觉着这就像是梦境一般。

月姨的双手从背后绕过来,按在我巴掌上,她那十根纤细的手指带动我指头,在硅胶模型上边不断揉动。不时按下某个部位,告诉我这是什么穴位。

可是我呀,心慌意乱,好像听不清楚月姨在说什么。背后两团完全贴在我背上,我还有一种要被弹出去的感觉。

我做梦都想不到,月姨会用这种方式来教我推拿。

这让我心猿意马,完全不能够聚集精神来学习东西。

告诉我这个穴位叫做什么?

月姨这么说着,拿着我一根手指头,在硅胶上某一处点了点。

我傻乎乎:啊,什么穴位?

月姨不高兴了,突然张开她的樱桃小嘴,在我耳朵上咬一下。

我哎哟一声,浑身一个抽搐。

这是甜蜜的痛苦么?

给我聚精会神行不行?告诉你,因为你的天赋比较高,本来我想让你五天出师,现在三天就必须出!所以,你不好好学,我可就不理你了,臭小子!

我吓了一跳,赶紧答应好好学。

接下来,尽量克制背后那波涛起伏之物的诱惑,凝聚所有精力听月姨讲课。

过了半个钟头。月姨夸奖我,说她相当满意,接着就松开我,走到一边。

我顿时产生失落感。

我宁愿月姨不夸奖,我就这么从背后抱住我,抱一辈子都可以。

所以我都恨自己学得太快。

朝月姨看过去,顿时目瞪口呆。

········

第007章 带回一个露露姐

········

她就跟昨晚一样,穿着件薄睡衣。里头照样什么都没有。本来因睡衣比较宽松,所以不仔细看还看不出里边的乾坤。但是现在,薄薄的布料竟紧紧贴在她的胸上,湿哒哒的。

轮廓就很清晰了。

看见我那直勾勾的眼神,月姨低头一看,惊叫一声。

她赶紧抬起双手捂胸,娇嗔:都是你这坏小子,干嘛出那么多汗?抱你抱了那么久,害我这里都湿了。

他赶紧扭头走了出去。走到门口还让我好好休息。明天继续操练。

明晚就要进行实练。

实练?

我这一听,心跳如鼓。

难道可以在月姨的胸上操练?

不用在硅胶上边了?

昨晚是因为美妙的手感睡不着觉,这一晚是因为太兴奋。

幸好第二天不用干什么,睡到十点多才醒,也算养足了精神。

我怀着激动万分的心情继续学习催乳推拿,争取晚上有好表现。

到了晚上七点多。月姨回来了,还带回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

这个女孩浓妆艳抹,穿着艳丽暴露,给我的感觉不那么正经。

好像是

她一看见我就吃吃笑,笑得很好玩的样子。

我心里头直发慌。

她的胸也挺大,不过没月姨大。

月姨的傲视群伦。

月姨让我叫她露露姐,今晚就在她身上进行实操。

我听了一阵郁闷。

还以为是在月姨身上呢!

因为这种郁闷,我不由得就疑问:干嘛只要我学胸部按摩?

月姨瞪了我一眼:只要你出师了,我就告诉你。没出师,告诉你也没用!行了,听我话,就赶紧行动起来,不要磨蹭。

月姨这凶巴巴的样子让我有点害怕,只能照听不误。她让我先进房间,房门关上。我照样照做,接着因为好奇,把耳朵贴在门缝里听外边的动静。

我听见月姨在那交代露露

先说好了,我这个侄子刚从乡下来,人还嫩得很,什么都不知道。你只管让他给你按胸就行,千万不要挑逗他不然我可一分钱都不给你!

露露在那边干脆应好。

我听了更郁闷。

原来这个露露还是月姨花钱请来的。

她干嘛要花这个冤枉钱呢?

自己给我按不就行了。

她昨晚还用胸贴我背上,贴了十几二十分钟呢。

我胡思乱想着,房门开了,露露笑嘻嘻走进来,把门关上。

看着她那妖娆的样子,还有一双直勾勾看着我并带着几分挑逗的眼神,我心慌意乱,忍不住后退两步。看着她从红短裙下边露出来的两截大腿,又经不住心猿意马,不争气地就有了反应。

露露吃吃笑,她说:哟哟,小伙子火气还挺旺的,都撑得半天高了。是不是看到姐姐就忍不住了?

我深吸一口气,板着脸:露露姐,麻烦你正经一点。我月姨是请你来让我练习推拿的,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嘻!你这样子把我吓坏了,还很正经的事情呢!

露露嬉皮笑脸朝我凑过来,走到我面前,把她那饱美的酥胸一挺。

差点都要擦到我胸膛上了。

她娇滴滴:那你要我全部脱光呢还是把上半身露出来就行。

········

第008章 露露姐欺负我

········

我按捺住想入非非的心情,继续严肃:只给你做胸推,干嘛要把全身都脱光?

那行吧,我就把上边的脱了。不过,小弟弟你要是想我脱其它地方的,只管跟我说,保证满足你的好奇心!

她我抛了一个媚眼,接着就把吊带背心从下而上地脱下来。

我难为情地低下头。

她反手到背后,把那一小件也扯了下来。

天!

我更加不敢看了。实在太眼花缭乱。虽然在乡下的时候,我跟伙伴们去偷看过大姑娘小媳妇洗澡,要不就跟她家男人噼里啪啦,也品鉴女人胸。不过,现在这种近距离无遮掩接触,是第一次!

露露在我床上平躺下来,朝我勾勾手指。娇声娇气:来呀,过来呀!

我战战兢兢走到床边,眼巴巴看着,却迟迟不敢伸手。

害羞什么?不要假正经了,想抓就抓,今天姐姐的胸随便你抓!

露露干脆伸手抓住我两只手腕,硬生生它们按在她胸上。

我一阵阵晕眩。

耳边传来露露那越来越娇柔的声音:别傻愣着,按照你月姨教的办法,在我胸上按,让我看看你给我按得有多舒服。

我用力一咬牙,排除所有杂念,就在她胸上认真按了起来。

慢慢地,我的推拿之下,露露好像忍不住了,不断从她樱桃小嘴里发出一阵阵百灵鸟似的哼叫声。叫得那么动听,让我浑身要爆炸。

特别是下面,膨胀得受不了。

我觉得她是故意的,气呼呼地说:露露姐,你不要叫成这样行不行?让人听着觉得很烦!!

露露扑哧一笑:你就别装了,男人谁不喜欢听到这叫声,我看你是假正经!

我正色:我没有假正经,麻烦你真的不要叫了!你再叫,我真的我真的会憋不住的。说到最后,我都感觉着自己愁眉苦脸。

露露说:你承认了吧?没事,憋不住的话,我可以帮你解决,要不要我帮你解决啊?小弟弟!

最后三个字她咬得特别重,好像别有所指,令我更加难以忍受。

狠狠一咬牙,几乎要把牙床咬碎。

露露姐,麻烦你自重一点,刚才月姨也交代你了,不要挑逗我。

露露叹了一口气:真是一个榆木疙瘩。

又不说话了,好像也憋住了自己,只是偶尔从嘴巴里冒出一两声哼叫。

随着我推拿的深入,她脸上泛出红潮,非常迷人。虽然是浓妆艳抹,但其实她也长得很漂亮的,让我看着都不由得有些怦然心动。只是,一想到她很有可能是做那种事情的女孩子,就打消了这种念头。

我把一整套按摩手法结束,已经满头冷汗。

老天爷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撑过来的,女孩子的胸太迷人了。

哪怕对她的身份有些反感,也挡不住对美好肉体的向往。

我说:露露姐,我按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露露睁开眼,她的眼里好像泛着春水,看得我心潮荡漾。

她说:真舒服。要是一百分是满分,可以给你八十五分。我感觉你应该可以出师了。所差的就是经验。

我好奇地问:露露姐,你知道月姨要让我做什么吗?

露露耸耸肩头:她之前不是说了嘛,只要你出师了,她就会告诉你,我可不想多此一举。说到这,她扭头看我身体下边,忽然就噗嗤一笑。

我低头一看,顿时尴尬了。

我穿着沙滩裤,那种反应一直在。

露露居然一伸手,拉下我裤子

她就这么用手给我鼓捣起来。

我知道这样很不对,我想阻止这个妖娆放荡的女孩子,但那种刺激却直冲我天灵盖,好像一道道闪电,要把它给打开一般。

带来的当然不是痛苦,而是无穷无尽的畅悦。

终于,我满足了

露露清理完一切,出去了,我傻乎乎坐在椅子上,心里五味杂陈。

更多的是感到一些痛苦,总觉得好像有什么永远失去了。

我还从没跟女孩子做过这么暧昧的事,虽然还不是发生关系,但却被她用手抓着我从来没被女孩子碰过的地方,还玩了那么一出。

这露露一看就知道不是正经的女孩子,这让我心里痛苦,不知不觉居然开始怨恨。

门打开了,月姨走了进来。

她抽了抽鼻子,奇怪地问:咦,这是什么气味?你们刚刚干什么了?!

最后一句她问得声色俱厉。

我冷冷地说:你觉得发生什么就发生什么吧!

这说得连我自个儿都觉得有点赌气。

月姨显然愣了一下,然后走到了我身前,拍起两只手,按住我两边肩头。

顿时,一股迷人的芬芳涌进鼻子,还带着一股强烈的热力。

我抬起头,只见月姨的上半身在微微晃荡。

虽然露露比她年轻了十岁左右,但在我眼中,刚才那一对,远远比不上现在这一对。

露露姐的也挺大,也很迷人,却无法带给我那种温柔乡的感觉。现在这一对,则让我看着都想把脸贴上去,尽情地吮吸那里迷人的芳香。

一时间,心里的怨恨少了不少。

月姨忽然说出一番让我觉得很尴尬的话。

亮堂,是不是觉得应该我来给你做实验,不用另外找个女的?其实其实我也这么想过,而且这样还更好,我可以直接感受到你的手法。但想来想去,我毕竟是你东叔的老婆,不大适合不大适合让你碰我那里。

那你现在在干嘛?你没觉得你的胸离我只有不到五厘米吗?

说着,我还抬起一只手,张开食指和大拇指,比了比我鼻子和她胸部之间的距离。

确实不超过五厘米!

无意间,我的手指还碰到了她那细嫩的肉肉。

顿时,我们两人居然同时打了个激灵。

月姨赶紧后退两步,稍微扭过身子。

她轻声问:亮堂,是不是这几天月姨在你面前太随便了,让你觉得让你觉得我就是一个那么随便的女人?

接着她不等我回答,又叹了一口气:那我以后我以后尽量收敛一下。

我一时无语,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月姨接着说:但不管怎么样,你告诉我,刚才露露是不是跟你做了什么事?我已经警告过她,只是来给你做实验,感受一下你现在的手法,什么事都不能做的。她要是跟你做了那种事情,我一定会找人教训她!

说到最后两句,她声色俱厉。

我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问道:为什么你不让他跟我做那种事情?

顿时,月姨瞪大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冷笑一声:露露是做那种事情的女孩子吧?你觉得她脏,所以绝对禁止她跟我发生亲密的关系,只能做我的实验品。

月姨瞪了我很长时间,终于还是点点头。

于是,我把之前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她只是怕我憋的难受,就用手不过我还是觉得我还是觉得非常不舒服!!我现在很后悔,干嘛开头不阻止她!!或许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也一样,被她抓住了命根子,就摆脱不了了。

好了月姨,我想睡觉了,麻烦你出去吧。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想到我居然被一个出卖皮肉的女孩抓住那个地方折腾了一回,我确实感觉有点肮脏!

或许因为还年轻的缘故吧

在村里,那些二十岁到四五十岁在城里打工,逢年过节才回来的男人,私底下总会津津乐道他们在城里花钱玩的那种女人,一点都不会觉得脏。

月姨愣了半晌,不训斥我了。

她叹了一口气,轻声说:行,你也累了,我就出去。不过还有件事要跟你说,刚才露露也告诉我了,你的按摩手法非常不错,让她很满意,她能给你八十五分。这已是非常难得了。那现在,我可以把要你干的工作说出来了,你要不要听?

说到这,月姨语气里透出几分勾人。

我对这事一直很好奇,忍不住就点了点头,赌气的事立即忘记了。

月姨满意地一笑,在床边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

她穿着短裙,把一条玉腿架在另一条上时,微微展开,春光隐隐透露。这让我浑身打了个激灵,哪怕刚才被露露姐弄出来一发,仍有一种冲动。

月姨发现了我的异常,叹了口气,从旁边抓起一块毛毯盖在自己腿上,又说起来。

接着说的事让我大吃一惊。

她叫我干的工作,还真是新鲜!而且对这世上绝大部分男人来说,肯定都是一份具有非常强烈诱惑力的美差!!

哪怕对我,同样如此!

居然是做催乳师。

顾名思义,催乳师就是在女人生下孩子后,给她做胸部疏通,免除涨奶堵奶等不良情况。

难怪月姨一开头要我在模型上练胸部推拿,接下来又找了个露露姐给我做实验。

我就说为什么只做胸推不推其他地方,原来是做催乳师。

接着我又恍然大悟,想起第一次来这里时,那个从月姨房间走出来的娇小少妇。

那少妇在月姨房里哼哼叫着说她很舒服,应该就是在接受催乳推拿。

忽然间,我浑身抖了下,想起之后月姨端给我的那碗牛奶。

我忍不住就问了起来。

月姨扑哧一笑:是不是很好喝?没错,就是你想到的那东西,嘻嘻。

我苦笑不已,不由地砸吧了下嘴。

月姨终于站起身,她说:好了,都差不多十一点了,你好好考虑一下,要是愿意干,我当然很高兴。要是不愿意我也理解。

月姨说完,扭身就朝外边走去。

看着她那摇曳多姿的屁股,我稍微愣神后就问道:月姨,我还有问题。为什么你要找我做催乳师?不单单因为我找不到工作吧?就算我答应做催乳师,那些女的愿意让我愿意让我那个

说到这,我都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月姨回头朝我嫣然一笑。

你这几个问题可以综合一下。不单单因为你找不到工作,也因为我觉得你挺适合。做催乳师的绝大部分都是女的,正如你所言,那些新妈妈不好意思让男的给她按摩胸部。但你才二十岁,又长得眉清目秀,那些刚做妈妈的女人,年龄都比你大几岁,很容易就把你当弟弟看待,可以免去她们的羞耻心。

其实做催乳这种工作,最好还是男性,因为男人的巴掌比较大,用力也比较持久,而且阴阳交合,血脉贯通,男人给女人按更容易达到效果。

说到这,她稍微一顿,想了想又说:你不用担心没有女人愿意让你按,我会做她们思想工作。你也不用太着急,今晚好好考虑一下。

说着,她就走了出去。

我躺在床上琢磨着,其实我绝对愿意干这活的。

说起来自己又觉得有点羞耻,因为这好像确实用下半身得出来的结论。

我这血气方刚,对女人的身体充满了好奇。

这样的工作,不正可以满足这种好奇心吗?

当然,月薪五千以上也是我梦寐以求的。

老天爷知道我多需要钱!

想想就有些心酸。

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当时走进我房间的,并不是那个露露,而是月姨。

她脱光了全身衣服,仰躺在床上,让我给她做胸部推拿。

做着做着,她的手就不规矩了,就去抓我下边的家伙,搞得我血脉喷张,忍不住就扑倒在她身上。

月姨也没反抗,积极地迎合着。

第二天吃早餐时,月姨皱着眉头问我:你昨晚做春梦是不是做得挺狂野的?

我差点把嘴里的皮蛋瘦肉粥给喷了出来,心虚地直摇头:没没啊,没做春梦,一晚都睡的很好,梦都没做。

月姨满脸不信任,冷笑一声:那你干嘛动不动就喊一声月姨,又问我舒服不舒服?

我心里顿时有一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不禁脱口而出问道:我真的我真的说梦话了?我从来不说梦话的呀。

月姨没回答我这个问题,只是白了我一眼,低头专心致志地喝粥。

她今天穿得确实是比较严实,不再像以前一样,要不就是吊带衫,要不就是背心,要不就是衣领子直往下垂的吊带裙。

她穿着一件薄薄的短袖针织衫,很遮人的那种。

不过,虽然已把锁骨盖住,但波涛还是很汹涌。

甚至趴在桌上喝粥时,它压在桌板上边,看起来特别惹人。

我忍不住直往那看,借着喝粥的机会,咕嘟咕嘟地直吞口水。

月姨面无表情:我穿得已经够严实了,你也控制下自己,别老看我,别老YY。

见她说得一本正经,我赶紧直点着头。

接着月姨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不假思索地说:我愿意做!总不能白学吧,好歹费了我两三天时间,而且而且月姨还花钱请人来给我做实验,我总不能辜负你。

月姨这么一听眉开眼笑,伸手在我脸上捏了一下。

她的手软绵绵的,热乎乎的,捏得我又一阵荡漾。

月姨大概看到我脸红耳热的样子,赶紧转移话题:我会给你安排客户,这两天你再好好练练,别懈怠下来了。记住,熟能生巧。

我直点头。

接下来我又是刻苦习练,还在网上搜了不少资料来看,感觉自己都快要成为专业人士了。

直到第二天夜里,月姨还真带了个女人回来。

这女人我记得,就是第一次来这里时,从月姨卧室走出来的那个小少妇。

说是小少妇还真不错,也就二十三四岁样子,而且长得娇小玲珑,大概因为处在哺乳期的缘故,上半身波涛汹涌,跟她娇小玲珑的身材都形成反差了,但也因此显得特别性感。

她来到这里,看着我,皱着眉头,满脸绯红,显得非常不好意思。

显然月姨之前已跟她说了。

月姨介绍道:小雨,这就是我新培训出来的催乳师,他叫王亮堂,你叫他小亮就行。亮堂,这是梁小雨,你叫她叫小雨姐。

我乖乖叫了声小雨姐。

她有些心慌意乱地应了声,接着就看向月姨说道:月姐,还是算了吧,我实在我实在不习惯一个男的给我推胸,我我没办法做到,要不还是你给我按吧要不我还是走吧。

说着,梁小雨就站起身,心慌意乱地扭头就要走。

顿时,我心里一慌,眼巴巴看着梁小雨背影。

现在找份称心如意的工作不好找,这催乳师我还是挺看重的,一个月能赚个四五千块钱呢!!比这座三线城市的许多工作都好多了。

我现在可是急需用钱呀,不单单要给我爸看伤,还想攒笔钱回学校读书。

这出师不利,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挫折。

月姨也站了起来,说道:小雨你等等,我再跟你说说。

接着她看向我,让我进房间去。

我只能默然站了起来,朝自己房间走去,同时还禁不住扭头看了梁小雨一眼。

她正好也看了过来。

我看得出她微微一愣,不知是不是看见了我脸上的哀求。

在我就要走进自己房间时,月姨又说:你进我房间去吧。

我点点头,就进了月姨房间。

她房间宽敞很多,床上又丢着几件花花绿绿的内衣裤

Tags:
10 + 赞
相关资源:
  • 玉蒲团之官人我要,凶猛器大活好攻
    玉蒲团之官人我要,凶猛器大活好攻
    2022-1-271
  •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爱欲之神他让我高潮的细节
    让我进去你就不难受了,爱欲之神他让我高潮的细节
    2022-1-1613
  •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爱欲满屋 被几个上司玩弄一晚上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爱欲满屋 被几个上司玩弄一晚上
    2022-1-159
  • 双飞俩中年女人,放荡交换小说全集
    双飞俩中年女人,放荡交换小说全集
    2022-1-48
  • 深圳出租屋故事&不良尤物双腿打开吮花蒂
    深圳出租屋故事&不良尤物双腿打开吮花蒂
    2022-1-28
  • 少爷不要了& 乳头胀痛 好大想想要了好湿难受
    少爷不要了& 乳头胀痛 好大想想要了好湿难受
    2021-12-2310
  • 甜宠肉H双处,偷看各类wc女厕嘘嘘
    甜宠肉H双处,偷看各类wc女厕嘘嘘
    2021-12-220
  • 快穿之女配紧致h,美妇乱人伦小说
    快穿之女配紧致h,美妇乱人伦小说
    2021-12-107
  • 一天日八个大肥b&苏婷的放荡生活
    一天日八个大肥b&苏婷的放荡生活
    2021-12-73
  • 警局里面征服警花,美女警花私密写真集
    警局里面征服警花,美女警花私密写真集
    2021-11-2818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